吕梁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团贷网一夜陨落上周六称40亿元资金将到位

发布时间:2019-10-22 04:38:34 编辑:笔名

团贷一夜陨落:上周六称40亿元资金将到位,五天后唐军竟投案自首

“各位大哥大姐们,我是出借人,现在怎么办?17万,我全部家当都放里面了!”

张成生看到团贷实控人被****控制的消息后,心都碎了。他怎么都没想到,P2P贷暴雷潮已过,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平台突然倒下。

更令他蹊跷的是,团贷还有上市公司背景,上市公司的老总上周还和出借人交流,有40亿元资金备用,为什么就直接自首了呢?

张成生提到的老总,就是@平安东莞 28日情况通报提到的团贷实控人唐某。

唐某的真实姓名是唐军。就在3月23日,团贷举办了线下粉丝见面会。

这次来访的团粉都是平台的高净值团粉。在这次活动上,唐军与众人一起分享了派生集团未来的发展规划和转型。

在见面会上,团贷的整体交流内容是,平台遭遇监管,正在配合监管要求并持续正常运营,但将会进行转型升级,比如互联小贷方向,且用自有资金出借。

其中,唐军提到的40亿元,是通过资产质押,股东支持等方式获得的资金。

团贷方面当时称,将按照放款程序,预计资金在下周到位。“集团的资金更加丰富了,更有利于为大家的资金安全保驾护航”。

可是,谁料到,像张成生这样的出借人,这周等来了唐军携高管一起自首,还有****出动的大场面。和张成生一样错愕的,或许还有几十万人。消金界了解到,目前团贷撮合融资总余额高达1300亿元、团贷借贷总余额145亿元,当前出借人数量22.19万人。在3月28日的出来后,一位业内人士对消金界表示:“我一直在在关注团贷,资金流非常不错,收益率也很好。但老板路子太野,出事是迟早的事。”

这还不是全部的受害者,股民也遭了殃。

派生科技()28日午间紧急宣布临时停牌,确认公司实控人唐军、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林、董事余军、副总经理兼董秘晋海曼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团贷与派生科技什么关系?唐军的身份究竟是什么?那40亿元究竟是怎么来的呢?

对于张成生而言,他现在才想要去弄懂这些关系。

01 曾经赚得盆满钵满

派生科技的原名是鸿特科技,更早的名字叫鸿特精密,鸿特科技是一家以铝合金压铸业务为核心的传统制造业企业,在2017年唐军入主后才在业务布局中增加了金融科技信息服务板块。

明眼一看就知道,这又是一个资本运作的故事——借传统企业“壳”,装入互金业务,做大市值。背后的操盘者,就是唐军。

原本一切都是顺利的,也赚得盆满钵满。在2017年财报中,当时的鸿特科技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增,分别同比增长104.95%和880.12%。其中,在金融科技信息服务业务上的营收达到13.79亿元,净利润4.17亿元。

转机发生在去年二三季度的P2P贷暴雷潮。

消金界注意到,在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业绩出现了高达95.74%-99.57%的大幅下滑,预计盈利仅为万元。

消金界发现,鸿特科技当时的业务,主要为P2P平台团贷提供助贷业务,而贷P2P行业在2018年第三季度遭遇了“暴雷潮”,鸿特科技同期的业绩大幅下滑,也就不难理解了。

鸿特科技表示,公司的金融科技信息服务业务,主要由三家全资子公司提供:分别是广东鸿特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鸿特普惠”)、广东鸿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简称“鸿特信息咨询”)和广东鸿特互联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简称“鸿特互联”)。

上述三家全资子公司,主要为小微企业及个人提供借款咨询服务——包括信息搜集、信息公布、资信评估、信息交互、借贷撮合等,也即助贷服务。

所谓助贷业务,指助贷机构利用自身掌握的获客、风控及贷后管理优势,向资金方(包括贷、消费金融公司、小额贷款、银行、信托等)推荐借款人,并获取相关服务费的业务。

02 助贷业务受冲击

一直以来,鸿特科技和团贷的关系极为紧密。

2017年,鸿特科技95.48%助贷业务是与团贷合作的,对后者具有极大依赖性。

而2018年前三季度,团贷的撮合融资额,分别为166.70亿元、65.07亿元和28.36亿元(合计260.13亿元),整体明显呈现下降趋势,跌幅极为明显。鸿特科技的助贷业务,是从当年100万元收购正合普惠的商标开始的,当时主要由它为团贷推荐借款人。

值得注意的是,正合普惠、团贷均是派生集团旗下公司,唐军均为背后实际控制者。他当时可能也没想到,最后的结局会是如此。

而鸿特科技控股股东广东硕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硕博投资”),背后控股股东是派生集团。

换句话说,鸿特科技、团贷、正合普惠这三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唐军。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鸿特普惠为团贷推荐借款人后,团贷竟一反行业惯例,自行承担逾期坏账,而不是要求鸿特普惠回购债券、或用保证金先行偿付。

团贷不可能是“活雷锋”,优先保证A股公司鸿特科技净利润的背后,可能涉及实控人复杂的利益分配考量。

此前有媒体猜测,鸿特普惠早已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

更有友爆料称,“我们与他们有业务往来,因此知道一些东西。之前团贷(正合普惠)所有门店,统一更名鸿特普惠,员工都是团贷的原班人马,做房抵类借款,年化利息在25%左右,鸿特普惠收取3%手续费,具体怎么分配,肯定很复杂。”消金界还发现,在股权关系上,派生集团也较为复杂,史玉柱的身影闪现其中。

企查查显示,在唐军控制的派生集团背后,史玉柱及其控制的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1.51%。泛海投资集团控股的民生资本也在其中。

03 早有逃逸出境的想法?

在这一切发生的不久前,派生科技还发生了另一件大事。

3月25日,派生科技大股东之一的周展涛,将其所持有的股票(占公司总股本5.68%)中的股票(占公司总股本2.84%),质押给了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换取现金。

而周展涛所持有的5.68%股票是如何获取的呢?2019年1月7日,硕博投资与周展涛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鸿特科技总股本5.68%的股份协议转让给周展涛,股份过户登记手续已在1月15日办理完成。

这件事儿惊动了深交所。监管要求周展涛说明其受让硕博投资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代持情形,是否与硕博投资、唐军或其一致行动人构成一致行动关系。

而在3月20日,硕博投资和唐军,将自己合计46亿的股票质押给了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就算质押率是4折,也可以套现近20亿元。

这也是为什么在出事儿后,有传言称,唐军将手上股票大量质押的目的是出逃。不过天恢恢疏而不漏,这些动作早已被央行监测到,所以这次只是早有准备的抓捕行动。

但从团贷主动与出借人披露此事儿看,唐军并不一定有出逃动机,当然,这一切还有待进一步深挖。然而,回首当初,唐军可被认为是“人生赢家”。

2011年,1987年出生的唐军在东莞成立派生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公司正式上线了P2P贷平台,他被认为是赶上了风口。

而在2017年10月30日,上市公司鸿特精密与控股股东万和集团、唐军控制的派生系达成换股合作。此后,“派生系”高管入驻上市公司的步伐日趋加快。

就在2017年12月,同为派生集团创始人的张林被选举为鸿特精密董事长,一并被选举的还有副总经理晋海曼等,这三人成为了派生集团的核心管理团队成员。

直至今日,他们三人被披露已被带走,头上的光环才黯淡。互金创业的历史册上,又添上了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

张成生不认识这他们三位,但他在团贷出借的17万元还没有着落。他想知道,这些钱,他们拿去究竟干了什么。

这一切

,还有待官方的调查结果。

(上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小孩脸黄怎么办

宝鸡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台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睾丸炎医院
宝鸡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台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