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纯洁的白玫瑰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4:36 编辑:笔名

分手是尤强提出来的,他在电话那头很平静地说:“小玫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的小枚沉默了,许久她挂上了电话,在挂电话之前说出了一个走了音的字:“好……”

尤强暗暗松了口气,他真怕小枚会死缠烂打,毕竟昨晚他才要了她,可分手的原因也在于此。他百般讨好追求来的纯洁女孩,竟然没有落红,他呆了,可以肯定她不是处女,这让他的心非常不爽,不爽到不想和她继续。

尤强把电话重新放回兜里,慢慢地往回走,风铆足劲吹着,吹的他头昏脑涨,心乱如麻,他还记得同样的大风天,尤强站在小枚的宿舍下面,大声喊着小枚的名字,风不住灌进他的嘴里,一嘴的沙土,他不管,继续大喊。

小枚终于出来了,带着微笑,她说:“行了!就做你的女朋友吧!不过你可要记得这一天,记得每当刮风的时候都要想起我,想起你的誓言。”

“那必须的。”尤强狂笑,那得意的劲,现在想起心还会记得,可是谁知道,谁知道小枚竟然不是处女,该死,看来,看人不能看表面,表面的东西都是骗人的。

所以尤强恨起了风,这该死的风,为什么一直吹个不停,难道不知道他的苦楚吗?难道他男人要面子的心,是不正确的?

尤强踢着路边的石子,心中乱七八糟想着小枚,他承认他还是爱她,还是想她,可是却不能在一起,这种痛从昨晚一直折磨他到现在,可是为什么小枚那么轻易就放弃了,难道她对自己根本就不在意?

尤强用力踢了一下石子,大声诅咒了一句,风恰好一个旋转,把他的骂声全部吞没。他痛苦地抓住手机,快速地写了一条短信“为什么不是处女……”发给了小枚。

然后他紧张地盯着手机屏幕,许久之后,手机震动了,是短信,小枚的短信,他闭上眼睛,竟然没有看下去的勇气,她渴望她否认,然而小枚没有,她的短信很短小,只三个字,对不起。

“靠!对不起有屁用,你骗了我的感情,骗了我的第一次……靠……”尤强差点没有摔了手机,不过他忍住了,手机对于他可是奢侈品,摔坏了别指望父母肯出钱。

风越来越大了,那日风中的誓言,不断飘到他的脑海中。

尤强痛苦地抱住头,咒骂这该死的风干嘛要整我?干嘛要让我不能忘记。

“为什么?”尤强咬着牙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小枚。

小枚没回。

尤强咬着牙走了,那天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小枚,听说她转学了。

再见她的时候,俩人都已到中年,如果这时候让尤强选择,他一定选择是不是处女,因为那个再也不重要,可是时光不会倒退,青春只有一次。

她看上去还是老样子,很漂亮很纯洁,她是他女儿的幼儿园老师,微笑的样子就像个天使。

他问:“还好吗?”

“嗯!”她微笑。

“结婚了吗?”她摇头,微笑依然。

“以前的事对不起。”他道歉。

她摇头,笑容有些僵。

“还没结婚?”尤强惊讶。

“没遇见合适的。”她淡淡地笑。

“哦!”他不知道接下来还能说什么,尴尬地搓着手。

“你女儿在这里你就放心吧!我会带好她的。”小枚牵着他女儿的手,冲着他摆摆手,一大一小的身影在阳光下套装光环。

一次同学聚会,尤强遇见了和小枚要好的女朋友,他侧面打听了一下,那女同学说:“她的故事很悲催,电视里的桥段,简单概括,父母离异,她随母嫁,后父是个禽兽,后来遇见了个不良男友,在乎她不是处女,那一刻她深受打击,再也没有恋爱。”说完瞪了尤强一眼,明显知道那个不良的人就是他。

尤强顿时没了话,那天他喝得酩酊大醉,他回去的时候,看见一直令他讨厌的妻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一句,我们离婚吧。

妻子嘟囔地骂了一句,精神病。

可他没听见,他睡着了。

共 1 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些人恋爱太看重了对方的初次,却忽略了彼此之间真正的感情,以致造成终生悔恨。尤强就犯了一个这样的错误。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 -18 11:5 :54 问好,期盼新作!

鹤壁治疗癫痫病医院
盘锦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营口治疗龟头炎医院
鹤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盘锦治疗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