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油价倒逼公路运输业两难

发布时间:2019-11-22 17:19:26 编辑:笔名

油价倒逼 公路运输业两难

2011年,国际油价的不断攀升,已经引发了中国成品油价格的两次上调,而这还不是终点。

“油价上涨对于公路运输企业的成本压力,是不言而喻的。对于我们来说,短期之内,成本上涨了3%,这是很大的一个涨幅。”4月21日,上海成协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文华对本报说。当天,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报123.99美元/桶,上涨0.11%。而美银美林则预计,布伦特原油期货基准价格未来三个月将上触140美元/桶高位。

这家国内最大的商业配送企业正在面对的,是一个全行业性的困境。虽然,运输企业目前均表示要自我消化新增成本,但最终,它们必须通过涨价,将这些新增的成本转嫁给它们的客户――制造企业、流通企业,并最终转嫁给消费者。

当然,这仅是公路运输企业目前遭遇的成本难题之一。广州物流协会汽车物流分会秘书长章海涛表示,除了用油价格上涨,人力成本的上涨,今年也给公路运输类物流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传导链条

在此前的油价上涨过程中,成协物流已经体会到压力。杨文华称,用油价格占企业中的总成本达25%,由于油价的上涨,目前该成本部分已经上涨了近3%。

作为国内最大的商业配送企业,上海成协物流有限公司占国内商业配送市场近40%的份额。杨文华介绍称,上海成协物流有限公司拥有各种配送车辆500辆左右,其中,“少量自有,大多数是通过加盟方式,由成协进行外包管理”。

与上海这家公路运输企业相似,广州豪盛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周儒倩对本报表示,截至目前,由于国际油价持续走高,我们的运输成本上涨了4%。这家拥有400多辆大型干线运输车辆的公司,用油成本占据其总成本近40%的份额。

面对陡增的油价,公路运输企业陷入两难。杨文华介绍称,“商业配送企业的单子,基本上都签年单,短期内,比较难在这个时点,让下游企业去分摊成本。我们做了这么多年,赚的都是辛苦钱。”

广州豪盛物流与上海成协物流的状况相似。周儒倩称,“目前来说,对于油价上调增加的这部分成本,我们只能靠各种各样的节油措施来进行内部消化”。

至于内部消化的具体措施,周儒倩举例称,“我们会告诉司机以那种速度开最省油,车速太高和太低都会耗油。还有很多具体的操作指引,例如上坡要勤换朱,发动机动力不够时要及时减挡,冲到坡顶后要放开油门让车自由滑行,等等”。

不过,运输行业目前降低成本最大利器――超载,却将遭禁。杨文华透露,5月初,对于公路运输的限制超载,将会形成法规性的强制限定。

事实上,国内公路运输行业的超载现象极其普遍。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称,由于企业的车辆多是外包的,所以,对于外包车辆司机的监管,并不能像对自有车辆司机的管理那样有效,“几乎全行业都在超载”。

这位人士分析称,如果限制超载被上升为法规,则整个运输行业,将遭受严重的打击。杨文华也表示,“超载被限制后,我预估,中国公路运输业整体物流成本将会上升20%以上。”

多重压力

杨文华称,除了油价,上海成协物流遭遇的另一个压力,是用工人力成本的上涨。

据其介绍,上海成协物流用工成本占其总成本的30%,但从去年底开始,人力成本陡增,上升至总成本的40%。目前,上海成协拥有员工人数约1300人,“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公路运输行业也是个劳动密集型的行业”。

广州物流协会汽车物流分会秘书长章海涛也表示,“现在,企业反映出来的主要问题,除了油价就是人力成本,这两方面的问题,企业向协会反映的很多。”

不过,在油价和人力成本上涨的背景下,杨文华并没有过分担心。他表示,目前来看,所有的成本都是可以通过自身和供应链的消化来缓解。

章海涛也表示,“现在市场上,一些大的企业,已经形成一定的实力,他们大多为一些大的企业服务,这些企业在与其签订年单的时候,已经为物流企业预留了一定的利润空间,所以,短期内,很多大的从事公路运输的物流企业并没有多大的生存问题。”

环保家居
万物互联
家居百科